无垠之n子

【賤虫】 真愛之吻的故事 (腦洞其之一)(補發)

1 ) 這個故事基本沒邏輯,因為是我做夢時夢到的,而且這只算是一個腦洞,不算一個完整的故事

2 ) 本身有些不太想寫,因為本身還有篇賤虫還在慢慢的進行中, 最後是因為我妹說故事好像很適合寫出來就決定寫吧

3 ) 這次可以說是RR賤x加菲虫的配對

4 ) 希望能寫出我夢中見到的

5 ) 所有角色都不屬於我

6 ) 死侍的起源和現有的死侍各種起源都不同

那麽劇情如下 :



死侍已活了很久很久很久…

久到他連自己的名字是否本身真的便是叫 Wade Wilson 都不清楚了 。

所謂的久不只是單單的一兩個世紀的久 。

他本身生於魔法盛行的中世紀段,更是效命於某皇室的騎士 。

卻在一天,以其生而隨之的天賦看破了美麗女巫醜陋的內心與真容 。

並自負的使計令其喜愛的另一騎士拒絕了這位女巫的示愛,自以為日行一善 。

而被識破並被回復醜陋真容的女巫老羞成怒的對其下了詛咒 。

要其承受每天徹身入骨的痛,並要火焰對死侍賜下永遠的烙印,使其英俊的面容不再 。

其獨有天賦令其自負,那就使其自卑 。

詛咒不除,便一日不死,即使死去,靈魂亦不會去到死者應有的歸處,他只會在無盡痛苦中不斷重生復活,要其猶如行屍卻非行屍──各界都非其同伴 。

而只有純潔之人對死侍真實的情感,真愛的行為,才能使死侍從詛咒中獲得自由 。

周圍的人及朋友對被詛咒的死侍起初都抱以善心寬容,但都非能解除死侍詛咒的人,就這樣日復一日的,時間飛逝,死侍身邊的人已換了不只一輪,皇室亦湮滅在時間的巨輪中 。

人們開始把祖先的善心忘卻,把外表醜陋,不老不死的死侍視為可怖的怪物,並對其進行火刑,卻由於詛咒並不能殺死死侍,於是只能把他驅趕 。

死侍在時間巨輪下失去友人 、親朋 、效忠的對象,又至今找不到能破除魔咒的人,對被趕離開並非沒有想法,只是又往好的想,認為離開此地或許有助於找尋解咒之法 。

而同時的,除身體的痛楚外,人們的惡意亦使他明白到女巫說的,要其真正受苦的用意 。

人們不再友善,亦沒人會再去記得他的本身,他的天賦令人們的虛偽不能在他面前得到掩蓋 。

他將以這個醜陋恐怖的樣子、狀態活下去 。

而那些趕走他的人,他痛恨他們,卻又始終不能痛下殺手,他們全是當年那些善心人們的後代 。

死侍就這樣,開始了他漫長的流浪 。

忠誠的騎士成為了只認錢財的僱傭兵 。

什至對以上的故事沒什記憶 。

他行走於時間鋪砌而成的路上,見證著歷史 ; 看著或會被後世傳頌的偉人的死去,更有什者,由他把死亡加諸於他們身上 。

他參加大大小小的戰爭,看著人們死去,而自身卻不死不滅,歲月在他身上留不下痕跡,卻使他痛苦,比加諸其身不會消停的痛更徹骨 。

痛苦令到他的心智隨著記憶的錯亂逐漸迷失,留下的是空白,他開始什若瘋癲 。

在一次次的死亡而又重新復活的過程中,他隱約目睹了一些模糊的影像,他明白使其痛苦的或許不只是僅有的記憶中最鮮明的那個邪惡女人; 因為他覺悟到他們可能都只是受人操控的角色 。

他愈清楚明白,便愈是瘋狂了 。

什麼是正常?什麼是不正常?

他早已忘卻了一切,因為所有事物對其來說都沒有定義,得不到解釋便無需記得,包括了他離開的初衷 。

一枚瞄準目標是他腦子的子彈令他隱約記起了他的初衷  。

解除…

解除什麼?

詛咒?

他想起了他不死的原因,是詛咒,還有詛咒的來源 。

死侍沒有由此開始變回正常,只是更異常罷了──或許他就從沒有正常過──因為他始終沒有想起最重要的部分── 如何解除詛咒 。

更不要說他的天賦,他的天賦愈到後期便愈使他瘋癲,在他眼中醜惡無所遁形,得不到掩飾 。

但始終,他想起了解咒的方法──靠的另一枚子彈,也想起了為什麼他的天賦使他痛苦 。

因他的天賦只能帶他找到更多內心邪惡醜陋的人,卻不能把那正確的人帶到他面前 。

因他始終找不了附合的人,隨著時代的進展更是如此,罪惡更是以一種更隱蔽的方式隱隱的潛伏在人的心間 。

死侍開始只要遇到稍為附合──沒有那麼邪惡的人,就會接近他們 。

有的會討厭他,有的樂意接受他一晚時光,有的也樂意與他共度更長的時間 。

但這麽多年來,這麽多的人裡,都沒有;沒有是沒有人,從來沒有人是能令他的詛咒解除,沒有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跡象──解除詛咒的跡象的意思  。

直到在那一天,他遇到了 。

那個和平時沒什麼分別的那天,他在21世紀的那天,看到了那個在大廈間略過的紅色身影 。

心開始不受控地激烈跳動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