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垠之n子

【賤虫】 真愛之吻的故事 (其之三)

1 ) 這個故事基本沒邏輯,因為是我做夢時夢到的,本身只算是一個腦洞,原想因這樣十分簡短,不算一個完整的故事,但現在還是想盡力完善,會完整的寫出來成為一個故事的

2 ) 可以說是RR賤x加菲虫的配對

~~~~~~~~~~~



那紅色的身影——死侍

在他們第一次相遇時,就用了一種駭人的方式去讓彼得見證到了從活著到死亡的相反——“從死亡到活著”。

那是怎樣的一個情境呢…

那就像是那些血肉橫飛鏡頭只顧賣弄血腥恐怖的B級爛片。

那濃厚不散的血腥味兒卻又讓人一下子就明白到那不是鏡頭上唬爛觀眾的茄醬血包或是什麼東東

那是真的血,還新鮮熱乎著的血液流淌一地,混著一堆可能是碎肉的東西,連著斷肢殘骸,在難得陽光能照進那陰暗小巷的那天裡,在陽光下透著一些反光。

說真的,那場景詭異恐怖極了。

那天彼得是以蜘蛛俠的身份追著一個劫匪才會拐進去那個小巷的。

彼得不會忘記那劫匪是如何在拐彎後,突然放聲尖叫,那聲尖的要振破他的耳膜了,然後又如何在放出那可怕的尖叫後,一邊尖叫一邊全速向他的方向往回跑,他一下就用蛛絲把那劫匪捆了個結實的。

這過程只用了3秒。

被捆了個結實的劫匪還在尖叫不斷,讓彼得煩的用蛛絲稍微封了一下他的口。

沒有尖叫聲的干擾,那小巷的拐角處那濃郁的不祥氣息便沒再能使人忽略了,而且伴隨而來的,是讓彼得的蜘蛛反應不斷在腦海裡響過不停的濃厚血腥味,他的能力,更是讓這味道更顯厚重,難以忽略。

彼得有時會想,如果那天他沒有跟著那劫匪進那小巷,更沒有再因那可怕的尖叫,濃郁的血腥味而踏進那小巷的拐角處,那麽會否有什麼不同。

但又覺得只要他還是那個蜘蛛俠,那麽還是在那天,他還是會追著那劫匪,然後還是會去到那裡,然後遇見——

——死侍

仿佛是命中注定的一場相遇,卻不令人愉快。

因為彼得在抱著盡良好市民義務的心態拐彎後,看到的便是之前提到的那詭異恐怖的場景。

那刻,他明白那劫匪為什麼像沒命般那麽往回跑了,而他因強大的心理接受能力,才能沒有在第一時間像那劫匪一樣尖叫出聲,但所受的驚嚇卻還真不少。

而讓人更受驚嚇的卻還在後頭——那些斷支碎肉在他來到不久,就像有生命般動了起來,不消一會便組合出了一個完整的人型——但沒有頭。

彼得在那刻終於還是忍不住想放聲尖叫,可那聲尖叫仿佛哽在了喉頭,就是發不出來。

而且他仿佛被按了暫停鍵,整個人都不能動了,他眼睜睜的看著那沒有頭的人型,站了起來左右找尋了一下,就從一紙箱裡找出了一個帶著紅色面罩的球體——正確說來,那是一個人頭。

使人驚悚的是那人頭突然向著彼得他的方便就發出了聲響——

“哦!哥認得你!是蜘蛛俠嗎!!?哥可喜歡你了!!放心吧~哥可不會殺你的哦~♡”

那人頭這樣說著的同時,便被那沒頭的人型物體按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過了那麽好一會兒,那頭就像在調整位置,又像是那些因太累而伸展脖子的人那般,動了動,然後360度的扭了一下。

“又來了,沒有了腦子在身上,果然分不清前後嗎?”

地上的血還在,那剛完整組合而成的人——或是什麼怪物?外星人?卻是在用那令人難以理解的輕鬆語調在說著話,就像只是在與人聊今天天氣如何般。

就像……就像那剛像電影,不,比電影還誇張的一幕不存在般。

“…你是人類…嗎?”蜘蛛俠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但還是像有東西哽在喉頭般,就快令人呼吸不能。

那人或者是類似人類的生物,轉過了身——之前他的身體可是背對著彼得的。

“當然了~哥從出生那刻就是貨真價實的人類哦~那小蜘蛛呢?”

——這不是第一次有人疑問他,蜘蛛俠是否人類,但從這人嘴裡問出,怎麼就這麽讓人心塞呢

彼得那心塞的,都不想回答了。

“我當然是人類了…從出生便是…還有請叫我蜘蛛俠。”他還是在呼吸困難間艱難地作出回答和修正了。

“小蜘蛛是人類實在是太好了~我們是同種族的唉~我們一定會有很多共同話題的!”

“還沒有正式自我介紹,真是糟糕!希望小蜘蛛不要因為這樣就對哥的第一印象不好哦!哥是——死侍,算是僱傭兵,小蜘蛛有什麼事都可以找哥哦!免費!因為哥——可喜歡小蜘蛛了!”

那自稱是人類的死侍,列著嘴笑了——不知道為什麼彼得就是覺得他在這樣笑著,即使他帶著面罩——幾乎全身都是紅色的他,卻不會讓人聯想到太陽


而且那紅的不是他那身衣服——其實現在應該只能稱為粘在身上的紅色布碎——彼得知道 ,因為他剛就在這裡見證著。

那紅是那些肉碎在重組時,不斷錯誤組合,又重新撕扯再組合時,留出的濃濃鮮血。

血腥味更濃了,地上的血更多了。

這樣的紅鮮豔的令人不喜,刺痛了彼得作為人類的雙眼。

那就像是那死神鐮刀的顏色。

因不斷的死亡,才會染上的顏色。

令人避之不及,又令人不自覺為之沉醉——

——那代表的是生命

那便是他們的第一次正式相遇,恐怖,可怕,但驚豔。

【賤虫】 真愛之吻的故事 (腦洞其之一)(補發)

1 ) 這個故事基本沒邏輯,因為是我做夢時夢到的,而且這只算是一個腦洞,不算一個完整的故事

2 ) 本身有些不太想寫,因為本身還有篇賤虫還在慢慢的進行中, 最後是因為我妹說故事好像很適合寫出來就決定寫吧

3 ) 這次可以說是RR賤x加菲虫的配對

4 ) 希望能寫出我夢中見到的

5 ) 所有角色都不屬於我

6 ) 死侍的起源和現有的死侍各種起源都不同

那麽劇情如下 :



死侍已活了很久很久很久…

久到他連自己的名字是否本身真的便是叫 Wade Wilson 都不清楚了 。

所謂的久不只是單單的一兩個世紀的久 。

他本身生於魔法盛行的中世紀段,更是效命於某皇室的騎士 。

卻在一天,以其生而隨之的天賦看破了美麗女巫醜陋的內心與真容 。

並自負的使計令其喜愛的另一騎士拒絕了這位女巫的示愛,自以為日行一善 。

而被識破並被回復醜陋真容的女巫老羞成怒的對其下了詛咒 。

要其承受每天徹身入骨的痛,並要火焰對死侍賜下永遠的烙印,使其英俊的面容不再 。

其獨有天賦令其自負,那就使其自卑 。

詛咒不除,便一日不死,即使死去,靈魂亦不會去到死者應有的歸處,他只會在無盡痛苦中不斷重生復活,要其猶如行屍卻非行屍──各界都非其同伴 。

而只有純潔之人對死侍真實的情感,真愛的行為,才能使死侍從詛咒中獲得自由 。

周圍的人及朋友對被詛咒的死侍起初都抱以善心寬容,但都非能解除死侍詛咒的人,就這樣日復一日的,時間飛逝,死侍身邊的人已換了不只一輪,皇室亦湮滅在時間的巨輪中 。

人們開始把祖先的善心忘卻,把外表醜陋,不老不死的死侍視為可怖的怪物,並對其進行火刑,卻由於詛咒並不能殺死死侍,於是只能把他驅趕 。

死侍在時間巨輪下失去友人 、親朋 、效忠的對象,又至今找不到能破除魔咒的人,對被趕離開並非沒有想法,只是又往好的想,認為離開此地或許有助於找尋解咒之法 。

而同時的,除身體的痛楚外,人們的惡意亦使他明白到女巫說的,要其真正受苦的用意 。

人們不再友善,亦沒人會再去記得他的本身,他的天賦令人們的虛偽不能在他面前得到掩蓋 。

他將以這個醜陋恐怖的樣子、狀態活下去 。

而那些趕走他的人,他痛恨他們,卻又始終不能痛下殺手,他們全是當年那些善心人們的後代 。

死侍就這樣,開始了他漫長的流浪 。

忠誠的騎士成為了只認錢財的僱傭兵 。

什至對以上的故事沒什記憶 。

他行走於時間鋪砌而成的路上,見證著歷史 ; 看著或會被後世傳頌的偉人的死去,更有什者,由他把死亡加諸於他們身上 。

他參加大大小小的戰爭,看著人們死去,而自身卻不死不滅,歲月在他身上留不下痕跡,卻使他痛苦,比加諸其身不會消停的痛更徹骨 。

痛苦令到他的心智隨著記憶的錯亂逐漸迷失,留下的是空白,他開始什若瘋癲 。

在一次次的死亡而又重新復活的過程中,他隱約目睹了一些模糊的影像,他明白使其痛苦的或許不只是僅有的記憶中最鮮明的那個邪惡女人; 因為他覺悟到他們可能都只是受人操控的角色 。

他愈清楚明白,便愈是瘋狂了 。

什麼是正常?什麼是不正常?

他早已忘卻了一切,因為所有事物對其來說都沒有定義,得不到解釋便無需記得,包括了他離開的初衷 。

一枚瞄準目標是他腦子的子彈令他隱約記起了他的初衷  。

解除…

解除什麼?

詛咒?

他想起了他不死的原因,是詛咒,還有詛咒的來源 。

死侍沒有由此開始變回正常,只是更異常罷了──或許他就從沒有正常過──因為他始終沒有想起最重要的部分── 如何解除詛咒 。

更不要說他的天賦,他的天賦愈到後期便愈使他瘋癲,在他眼中醜惡無所遁形,得不到掩飾 。

但始終,他想起了解咒的方法──靠的另一枚子彈,也想起了為什麼他的天賦使他痛苦 。

因他的天賦只能帶他找到更多內心邪惡醜陋的人,卻不能把那正確的人帶到他面前 。

因他始終找不了附合的人,隨著時代的進展更是如此,罪惡更是以一種更隱蔽的方式隱隱的潛伏在人的心間 。

死侍開始只要遇到稍為附合──沒有那麼邪惡的人,就會接近他們 。

有的會討厭他,有的樂意接受他一晚時光,有的也樂意與他共度更長的時間 。

但這麽多年來,這麽多的人裡,都沒有;沒有是沒有人,從來沒有人是能令他的詛咒解除,沒有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跡象──解除詛咒的跡象的意思  。

直到在那一天,他遇到了 。

那個和平時沒什麼分別的那天,他在21世紀的那天,看到了那個在大廈間略過的紅色身影 。

心開始不受控地激烈跳動

【賤虫】真愛之吻的故事 ( 腦洞其之二 )

1 ) 這個故事基本沒邏輯,因為是我做夢時夢到的,而且這只算是一個腦洞,不算一個完整的故事

2 ) 這次可以說是RR賤x加菲虫的配對,但應該又有所不同

3 ) 希望能寫出我夢中見到的

4 )所有角色都不屬於我

5 )死侍的起源和現有的死侍各種起源都不同

那麽劇情如下 :



聖貝爾那之花──

那是他的聖貝爾那之花 。

他找到了他的解藥,他的良石 !

他將得以被解救 !

死侍在極其混亂的記憶中想起了那麽一段 。

在曾經那個他出身的小鎮裡有著間教堂,在那裡的聖母像旁,在某個入秋的時節裡有那麽小小的一株蒲公英不畏困難的生長了起來,勃發著迷人的生機,脆弱以至堅毅 。

何其微小,生命力卻是比野草還要頑強 ,因著聖母的垂憐得以在堅石的地面翻土而出 。

在它生命即將終結時他把它摘下來了 。

他沒有在它最美好之時把它採摘下來,因為他想著把它留的久些,留的再久些──他想看看它可以生存多久 。

卻又想著一定要擁有它,所以一定要摘下它 。

他被遺棄在聖母像旁,正如那被風吹到此的蒲公英籽,只有它,只有他──他們同病相憐 。

所以它必定屬於他 。

正如此時此刻,他的聖貝爾那之花 。

他必定會再屬於他──

~~~~~

那是怎樣的感覺呢?

死亡迫近的感覺 。

彼得很清楚死亡──

不論是現在作為蜘蛛俠還是從前只作為彼得時 。

不論是現在每每與敵人交手使他陷入苦戰時那種逼近死亡的感覺,還是從前 。

他都很清楚死亡是什麼樣的貨色 。

他總是能在身後聽見死亡的聲音 。

在幼時的一次重感冒中,他在空無一人的病房床上聽到了那一聲淡淡的嘆氣,他哀求它,求死亡不要帶走他 。

沒多久待他病好了,他便被父母送去了本叔兩夫婦的家,他以為逃過了死亡 。

卻在更久後才知曉,死亡沒有饒過他,它帶走了他的父母 。

又在他曾經清澀稚嫩的時候,蜘蛛的咬蝕為他帶來了痛苦,如火燒般,死亡的呼聲又一次接近他,但他卻是再一次逃過了,他反之獲得新生 。

他為此不禁沾沾自喜 。

卻因此死亡又再帶走了他的最親 。

他其實並沒有逃過死亡 。

死亡一時於他的身後出沒,一時又與他肩並肩,與他擦身,一時又毫不在意般出現在他的前方 。

它總在他身邊伺機而動──

那些美好的,正義的,善良的人們都因他對死亡的大意而死去 。

死亡或會擴散,死亡沒有饒過他 。

那些美好的人,親近的人,都在他面前被死亡帶走 。

他在死亡每每對他伸出手時能緊緊避過,卻抓不緊身旁的那些人 。

他傷心、痛哭,卻沒有放棄 。

他更是為此明白了如何快死亡一步 。

在打擊著那麼些源源不絕,沒有消停的一天的罪惡時 。

他知道如何讓旁人躲過擦身而來的死亡 。

而他的心會為此繼續跳動著──直至他終不敵死亡的那天,讓死亡帶走他 。

但即使這樣,他想他與死亡的相爭也不會休止 。

他從來沒有想過死亡,會活著出現在他的生命裡──直到那抹紅色的身影出現在他眼前 。

【賤虫】魔法糖果 4 (生子)

1.繁體字注意

2.OOC嚴重

3.本文涉及生子情節(雖然標題已有提及)

4.本文可算是RR賤x荷蘭虫

5.其他細節可看前文 魔法糖果 1

那麼,正文如下:


Peter在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之後,就趁著Wade還呆著(Deadpool會說才不是發呆,只是他的腦海在經歷一次宇宙大爆炸,是偉大而奇妙的!)時溜走了 。

他整個人正處於十分混亂的狀態,都要發暈了 。

“為什麼? 我怎麼會…現在的我一定是發燒了!”

“不然我怎麼可能這樣說…對!我這段時間不太舒服,所以才會胡說八道的…沒錯!一定是這樣 ! ”

“而且那個可是Deadpool !是…Deadpool…又混蛋…又亂來…就是一個喜歡亂開黃腔的大叔…對…而且一點也不帥…但其實還滿酷的…只是…噢!不 ! ”

Peter默默的把頭深埋在雙手中,只想找個地洞躲起來 。

他忍不住開始想像如果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他們會有怎樣的反應…

當然,他想的最多的是Mr. Stark和Aunt May的反應,可能還有Captain America ,Ned,總之他暈呼呼的 。

他們或許會支持他,但可能根本是反對到底都不一定,現在確是開放了不少,可有時同性之間的感情總不被看好──雖然他認為Aunt May可能不介意,但Deadpool的問題可不在他的性別上──Wade的德性是怎樣,他自己也很清楚,即使相信Wade,他也知道Deadpool做的從不符合普通人的基準 。

不…為什麼他要想像這些…這麽的長遠…他只是一時口快,他可沒想過要去嘗試喜歡一個男性,而且…

Peter不斷在腦中列著Wade的各種缺點,試圖說服自己,還不斷提醒自己Deadpool就是個古怪的大叔──雖然他從來就沒覺得自己是和一個大叔相處中 …

“不!就只是一個大叔…就只是位糟透了的大叔…”

Peter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噢 ! Karen ! 你剛剛…不會也有在作紀錄吧?”

“…Mr. Parker , 我無時無刻都在紀錄你穿上制服後的動態,以作不時之需 。”

不知為什麼,Peter在平時對人工智能來說稍顯過於活潑的女聲裡卻聽出了細微的悶悶不樂的意味在裡頭,吞了吞口水,竟有些心虛,一點也沒有想追究為了什麼的意思 。

“我只是怕Mr. Stark知道…”

“事實上,無需害怕,青少年會為感情問題煩惱是十分正常的,基本上這是所有年齡段都會有的煩惱,相信Mr. Stark對此十分明白 。”

雖然覺得Karen的話怪怪的,可還是讓Peter放下了心來,只是Karen接下來的話讓他的心差點就從哨子眼跳出來 。

“綜合資料看來,人們為感情做出各種人類所謂的笑話是正常的,而為了一時的衝動做出錯誤的選擇更是多不勝數; 所以如問我意見,我建議你可與Mr. Stark建立浪漫長久的關係,畢竟綜合你的選擇條件,Mr. Stark大致都附合,而你們已足夠親密 ,亦是多數人眼中的正確選擇 。”

“什…長久關係…不,不,不!我和Mr. Stark怎麼會,不…你為什麼這麽說…你誤會了什麼了…”Peter意識到Karen說什麼后,連忘否定 。

“我並沒有誤會,我已對比過資料,Deadpool年長過你,而Liz也比你年長,可見你更喜歡比你年長的對象,而觀於Deadpool與你的年齡差距,Mr. Stark在年齡差上是近似的,而Deadpool經常送食物予你,以表達自己經濟能力,我認為數據可顯示Mr. Stark在這方面的能力遠高於Deadpool,而近似的能力如口才方面,Mr. Stark的口才也很了得,而在人類審美中,Mr. Stark的樣貌附合你常說的酷及帥氣,而Mr. Stark的裝備多以紅為主或為輔,完全附合你的審美,而且重要的是除了Mr. Stark是在你身邊中最附合條件的,你與他亦十分親密,完全附合人們找尋伴侶培養感情的行為 。”

Peter聽完Karen的那一長串的所謂對象分析,想為自己反駁一下,但張了張嘴,又閉上了,他完全不知如何和一個人工智能就這種情況理論 。

“而你面對Mr. Stark時,心跳頻率亦有增加,多巴胺分泌亦有所增長,與面對Deadpool時一樣 。”

“……我很尊敬Mr. Stark ,亦希望能和Mr. Stark成為彼此的良師益友…”長長的沉默後,Peter只擠出了這麽的一句話 。

他很想反駁他面對Mr. Stark時的身體反應只是因為出於面對偶像以及面對長輩的反應,與Deadpool的情況完全不同,但他知道不能反駁Karen 。

天知道Karen會再舉出什麼例子來 。他不知Karen是如何得出這結論,把他和Mr. Stark送作堆,雖然這樣聽來,Mr. Stark的確滿附合他的條件的 …他在想什麼!

但突然的他就心荒起來了,他意識到他把Deadpool與Mr. Stark完全放在了不同的位置上,為什麼他就從來沒有煩惱過和Mr. Stark的感情?

恐怕再怎麼自欺,他對Deadpool都不會只是那種因為Deadpool是一位好心幫助了年輕人的善良大叔,從而令他對其敬愛有加,如同偶像的那種感情,想想都令人冷顫起來,更不要說這種形容他連放在幫助他又是他偶像的Mr. Stark身上都覺得怪。

總之就是…

“糟透了 。”

~~~~~~~~~~

鏡頭轉一轉,去到Deadpool的場面 。

Wade當然沒可能當沒有聽過Peter的告白──是的,是告白,就完全沒考慮過Peter的喜歡可能根本不是愛情那種喜歡,就算不是,他也會當是的,何況Peter那害羞的樣子,他可相信自己的判斷了──八九不離十 。

「要我說,就算不是,這傢伙都會纏到變是~整一個怪叔叔~」

“噢~閉嘴~但哥心情好,就不和你計較了~心心~”Wade現在只滿心剩下估算Spiderman的年齡了,他從心底希望他的spidey已經成年了──畢竟Spiderman有時還是滿稚氣的,如果還沒成年就可能有點糟了,畢竟他怎麼說也還算是有原則的好Deadpool呢~

「就算成年了,還不是一樣的糟 。」

Wade還在計劃著要怎樣「偶遇」他的Spiderman,想著想著就想到了spidey和Eleanor的感情可好了,看來一定要和自己的乖乖小女兒先請氣通氣,好讓spidey真的去找她時,她可以把人留著,再通知自己 。

Qade一想到就行動起來 , 決定即時去探望自己可愛的小女兒以表彰自己那彭湃的父愛,順便再和好商量一下對策好了,這可關乎他們父女兩的將來呢 !

~~~~~~~~~~

事情可沒Wade想的那麼順利,要知道,在Peter說了那句話後又怎可能再有臉去面對人家那女兒?

Peter這幾天都比往常更忙,不論是作為Peter Parker 還是Spiderman,他都在找事忙著,好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 。

卻又總忍不住,眼光總不之覺的就追隨著紅色的物體 。

他什至在有次在大廈間追蕩某位劫匪時看到大廈玻璃窗反射出來的自己的倒影時嚇的差點鬆了抓著蛛絲的手,差點讓劫匪成功逃脫 。

他有一刻以為自己的身影是那個人,只有在這時不得不說,他和Deadpool的制服真的太像了 ,不想承認也不行 。

Peter告訴自己,不能讓這些個人的「小小」問題影響到他的巡視的,這並不能成為其鬆懈的借口 。

Peter強迫自己在穿上制服時,無視紅色物件對自己的影響 。

也是因為這樣,在又一次穿梭於大廈間時,他無視了身旁的紅色身影──他是應該要習慣自己的倒影的 。

就這樣,Deadpool成功逮住了完全沒防備的可愛spidey一隻 。

Spiderman不會承認他的蜘蛛感應對Deadpool除了初識那段時期外,從沒有多大反應 。

而Deadpool不會輕易的就讓好不容易才逮住了的Spiderman再一次溜走,他可是年長的大人,是應該教育教育年輕的人要對自己的說話負責的──

「最沒資格這樣教育別人的是你吧…」

──小小的內心吐槽就請大家忽略吧!

“哥可終於找到你了 ! spidey ! ”

“eh…hi …Wade…”Peter開始覺得消失了一段時間的反胃感覺又回來了 。

“不是hi哦 ! spider你應該有什麼要和哥說的吧~?” Deadpool吹了個小小的心~

Peter被問倒了,有些不知如何應對,特別在Karen在耳旁提醒他的心跳跳的太快,應儘量平援自己情緒時 。

“……”

“我…”

“不如哥先說吧!哥也喜歡你哦 ! 哥喜歡你,你喜歡哥,不如大家就開始以你在成年前先只親吻擁抱牽手的,成年後就結婚的條件下為前提開始交往吧──你未成年是哥猜的啦哥可沒有跟蹤你 ──你說好不好? ”

“好…”被撓暈的Peter胡亂的應著 …

……等等!我剛答應了什麼!?

“哥就知道你會答應的!親愛的~親一個哦~不說話當應承~”說著就把Spiderman的面罩揭高了些,嘴對著嘴的,親了下去 。

在Peter陷入混亂時,Deadpool這個吻令他陷入更大的混亂了,腦子完全思考不能 。

有的只是滿嘴都是Deadpool的氣息,在他嘴裡攪動他的舌頭還…他的初吻!!!

Peter此時就如洛麗絲夫人從水中看到了蛇怪雙眼的倒影──石化了,而且是渾身炸毛後石化了 。

~~~~~~~~~~

恭喜兩位終於親上了~

另外要提的,是的,戰衣小姐Karen是一位鐵虫愛好者,總想拐小虫回去給她爸爸

但鐵虫成分在此文裡除師生情,父子情,其他成分一點也不存在,有的都只存在Karen的對白裡,實際不存在──雖然我自己也吃這對的安利,但於我來說還是賤虫最愛~

總是思考那個主動好些,就卡文了,事實上想小虫主動些的,畢竟賤賤有時有些自卑,但又覺得順其自然就好

就是這樣,變成了賤賤主動,就也不卡文了,實在太好了!(>﹏<)

第二輯

在香港將於9月21日就要上映了

但是第一輯的藍光影碟,近日香港才推出

之前的都只找到DVD

老實說話,有些後悔買了DVD是真的

但不要緊,藍光出了,再買便是

可是這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

現在若果在h/m/v購買第一輯的藍光影碟…

會附送第二輯的電影票!

雖說是2D版,但機不可失!

售價也只是HKD149!而且沒限電影院!

是藍光影碟連電影票!只是149!!

我購買影碟的店舖是尖沙咀的R出口那個商場那間的h/m/v

在香港的各位,快快去吧~

實在是太高興了~

tag純為望更多同好看到此消息

不引

第400期的香港動漫雜誌

送的蜘蛛俠的電影海報  十分高興

私心打tag

tag裡的cp為我都吃的 較雜食 不引戰

手繪加特效

非本人所畫

為本人妹妹所畫 畫的是鋼之鍊金術師裡的愛德華

我也很喜歡

那時她才10歲…

我心已碎…

希望有天能求她幫我畫一幅賤虫吧…

【賤虫】魔法糖果 3 (生子)


1.繁體字注意

2.OOC嚴重

3.本文涉及生子情節(雖然標題已有提及)

4.本文可算是RR賤x荷蘭虫

5.其他細節可看前文 魔法糖果 1

那麽,以下正文 :

~~~~~~~~~

“……嗚…噁 ! ”


現在扶著馬桶邊邊在吐的人沒有誰,就是紐約市大家的好鄰居spiderman──Peter本人 。


Peter覺得近來的自己腸胃可能有些不適,但除了有些作嘔外,並沒有其他病徵 。


在吃了幾顆胃藥後還是沒什改善後,Peter 就沒怎麼管過了 。


還是照常的該吃便吃,該喝便喝 。


沒錯,在這種情況下,Peter的胃口依舊好的不得了 。


吐完便繼續他的吃吃吃日常 。


反正他的精神超級好 ,根本不像有什麼病 。


Peter本人覺得近來的自己有些不管不顧,忘東忘西的,但就是不喜歡想太多 。


而近日Peter也十分清閒,反派們不知是否都約好了一起去春眠了,總之就是沒弄太多會讓spiderman忙的吃不完兜著走的事 。


說不定是看在耶穌復活時節的份上,都改邪歸正去了 。


Peter躺在天台上枕著自己新買的小背包懶懶的想著 ── 今天仍然沒有什麼大事,在他抓了幾個小偷,劫匪後,也難得的有了休憩的時間 。


他想他可以歇一歇,再去幫助有需要的紐約市民 。


望著春意盈盈的藍天,慢慢的,Peter便合上了雙眼──他睡著了 。


一望無際的草地,空氣中帶有濃厚的腥草味 。


Peter只知道要向前走,在那裡他會看到他想知道的所有 。


就快了…就快看到了…


風中彷彿有聲音在催促著Peter,Peter加緊了腳步 。


要看見了…


入目的是一棵大樹,Peter覺得他伸手便可觸碰到它的枝葉,卻又直覺覺得它是貫通天地的存在 。


眾多枝葉中獨獨掛著一個白色的 、小小的花苞 。


如被吸引了般,Peter走近了過去 。


仿如被呼喚了一般,而他知道那是他密不可分,又終會分離的部分 。


——大家生而知之,從來如此 。


Peter伸出了手,花苞盛放了開來,就如呼應著Peter——


“…spidey……spidey ! 醒醒 !! ”


一切都在迴旋著,他卻無比清醒,一切並非虛幻 。


““噢!!””


“哦 ! 就算spider你討厭哥也不用這麽用力不是 ? 哥也會痛啦…”


Deadpool扶著下巴,假聲假氣的小小抱怨了一聲 。


“我才要說…為什麼Wade你會在我上面,我嚇了一跳唉!”   Peter摸著額頭說,確定了應該沒有腫起 。


剛剛Peter被驚醒,本能反應的撐起了上身,卻一下沒留意上方的的deadpool而令他們的額頭和下巴相撞了。


“別說了!spidey  !你沒事吧!”Deadpool語氣略帶慌張的問著他可愛的spidey 。


“什麼?我會有什麼事?Wade你才是,到底什麼事 ?” 彼得十分不解Wade為什麼這麽問 。


“你自己到底知不知道你躺在這裡多久了!?哥還以為你是讓人怎麼樣了呢!”Deadpool緊張的抓著Peter的肩膀,握的緊緊的 。


“咦…現在…是幾點了?”Peter掙開了deadpool的手,這才留意到天色已經黑漆漆一片,忙著急問道 。


“現在為早上1:30 ,Peter ” 戰衣小姐Karen*率先回答了Peter的問題 。


“你自己看看吧 。”wade不知道spiderman的戰衣小姐Karen已回答了Peter,說著舉起了自己戴著無嘴貓卡通手錶的手給彼得看 。


也確確實實是指向1:30


加上現在的天色,確實是凌晨無疑 。


“糟糕了!Aunt May 一定很擔心我的 ! ”


“為什麽不把我叫醒?”Peter問Karen 。


“哥又不是沒試過叫醒,可你就是叫不醒!哥想著你可能只是睡一個小小的午睡—— ”


“作出推斷,你可能想短暫休憩,然而之後在嘗試喚醒你後不果,探測出你正處於深度沉眠狀態—— ”


“——所以說spidey你為什麼會躺在這裡這麽久?就像失去了意識一樣!你知不知道哥到底有多擔心?!”


“ —— 雖 Wade Wintson Wilson 不可信,但Wade Wintson Wilson 所述屬實 。”


Deadpool與 Karen的聲音在耳邊同時響起 ,使Peter腦海一時有些混亂,但他們都在在敍述同一件事——Peter睡了很久,而且叫不醒 。


“…什…我不記得了…我好像做了一個夢的樣子…” 可Peter對那個夢完全沒印象 。


“……”


“…總之謝了!Wade , 之後再請你吃墨西哥卷餅 ! ”


一陣沈默後Peter抓起了背包就急怱怱的準備回家了 。


Deadpool抓也抓不著 。


「傻瓜Wade,我就說你應該趁spidey沒有知覺時看看他的樣子,你看,你守了他這麽久就只換來一聲謝了和每天都在吃的墨西哥卷餅!」

[對啊…明明就是好機會來著…想想看…說不定是一個可愛的男孩子呢~]

“別管這麽多!反正哥樂意!哥也喜歡墨西哥卷餅~”deadpool哼唱著小調拿起蠟筆繼續他的塗鴉,才不管其他人怎麼說,他只要能和spidey一起吃墨西哥卷餅就好 。


Wade可還是有自己的堅持的,只要spidey一天不說,他就樂意不知道spiderman的真身,直到spiderman自己願意說為止 。


Wade喜歡激情的碰撞,但也願意守候,他樂意spidey和他像現在這樣,做一對不時碰頭搭訕的超凡好朋友 。


僱傭兵可也是有自己的原則的 。


當然定義是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 。


而另一頭的Peter在和Wade分別後,在緊趕慢趕後,現在正趴在自己房間的窗戶外,等候一個最佳的進入時機 。


在好不容易扒下制服趴回自己的床上後,Peter一邊在想著明天要怎麼對Aunt May 找借口應付今晚的事,一邊想著他可能一直有所忽略的事 。


他並不特別疲累,什至十分精神,所以在聽到Wade說他“睡”了這麽久,他暗地裡是十分吃驚的 。


他覺得他可能是出了什麼問題,卻理不清頭緒,找不到繩索的源頭,只有一堆混亂的死結在眼前 。


Peter對此實在無力細想,想著可能還是要拜託 Mr.Stark幫忙做一次身體檢查好了 。


然後不期然的想到Wade 。


他在Peter“睡著”了的時候,一直守在他身邊,而且並沒有因他沒有知覺便趁人之危,揭開spiderman的面罩 。


Peter覺得Wade可能比他以為的還要更值得信任 。


說不定他能把spiderman的另一個身份告訴他…

~~~~~~~~~

事實上,這比Peter想像中的更艱難 。


很多時候,Peter都不覺在與對方的嘴炮時間裡就忘了這事,而近日與Wade的相處中,無形中的安全感 、依賴感也總讓Peter沈溺其中,有時不經意間就靠在了deadpool身上,合上眼,又一天過去了 。


到他想起時,不是Wade作為deadpool在忙著,就是輪到spiderman在大廈林立間飛蕩忙碌著 。


好不容易抓著機會了,卻又在Peter突然而生的猶豫中生生溜走 。


好像有什麼在無形中阻撓著Peter般 。


而要讓 Mr.Stark 幫忙檢查身體一事,也在一日一日的事務 、學業中不斷在Peter腦海裡被無限延後,就像有聲音和Peter在說著還沒到時候一樣 。


而且讓Peter有些煩惱的是戰衣小姐Karen好像並不贊同Peter想把秘密告訴Wade的決定,不同於對他初戀女友
Liz時的鼓勵 。


同時Peter也還沒把戰衣小姐Karen的存在告訴過Wade,現在卻要表明另一身份,對於Peter來說就像三級跳般,確是困擾至極 。


所有事都在維持著一個滿點的平衡中。


而打破這有些詭異的平衡的卻是Peter最好的朋友Ned 。


因為戰衣小姐好像並不贊同Peter想把秘密告訴wade的決定,使Peter煩惱著的時候也沒人能傾訴,最後就只好找知道其身份同時又是他死黨的Ned傾訴,順便訴訴苦水 。


“Oh ! come on ! Ned,現在是時候發揮你作為轉櫈轉員的功用的時候了!告訴我,我到底要怎辦才好? ”


Peter苦惱的低著頭,悶悶的向Ned問道 。


“…老實說,兄弟,為什麼你會想這麽的執著要告訴那個…你那位…朋友  ?  你們是朋友嗎 ? 之前莉絲你可從來沒想過告訴她自己的身份的 。”Ned可有點不明白Peter的腦袋瓜在想什麼 。


“而且…你不覺得你這樣更像是煩惱如何和人告白嗎?” Ned說道 。


“…告…告白 !? 才不是 ! 我只不過是…”Peter有些詞窮,腦中好像被人扔了一枚煙花一樣,五顏六色,光彩奪目,也炸的他耳又鳴頭又暈眼又花 。


Peter覺得好像有什麼他一直忽略了事豁然清晰,卻令他不敢面對 。


直到Peter換上制服,開始了spiderman一天的巡邏,再到黃昏日落而得以短暫休憩時,他還是沒能好好思考 。


他什至只想今天快點結束 。


好像這樣所有令人煩惱的想法都會隨之消散 。


“Hi~spidey~有沒有想著哥呢~哥可想著你哦~啾啾~” 說著deadpool就送了一個小飛吻給Peter。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


Peter站直了身,不敢抬頭 。


他有些害怕一抬頭就會忍不住——忍不住向Wade傾訴連他自己都不確定的感情 。


那可能會連朋友也當不成,但直覺上卻在不斷促使他做出決定 。


可是Wade雖然經常說一些渾話,卻未必又真有那意思在,更不要說他本身有一個女兒所代表的意思了 。


“啊哈 ! 難道spidey你是想站在這裡看看能射多完嗎 ? 哥可告訴你,哥射的超遠超多的 ! 哦 ! 說的是哥的子彈啦~”


Deadpool一下子就跳到了Peter面前 。


“看看哥帶了什麼?哥帶了墨西哥卷餅哦~”deadpool搖了搖手中的紙袋,決定彰顯一下他的存在感 。


“…謝謝…但我不用…”


咕嚕~咕嚕~


“給你 ! 都是你的了 ! 看你餓的 ! ”deadpool把紙袋塞給了Peter 。


“不…我不…謝謝 。”Peter還是收下了,他真的太餓了。


“哈~就spidey你這聲謝都值回票了 ! 有多少人可以得到超級英雄的一聲謝呢 ? 更不要說是spidey的了 。” deadpool看到spiderman收下了,顯得十分高興 。


“要哥說,你之前說不定就是餓暈的…以後不用擔心!哥絕對有能力承擔你的伙食費的!”


“…那個…”


“哥可是…spidey你想說什麼嗎?嗯~”


“沒…我…我是說……喜歡……我很喜歡這家的墨西哥卷餅!所以真的十分感謝!”


Peter說完就低下了頭覺得沒臉再抬起了 。


“其實spidey你真的不用那麽客氣啦~真是哥可愛的小甜心~”


Peter沒空再聽deadpool在說的什麼,他只是不斷在腦海裡斥責著自己的心急壞事,他可是連自己的身份都還沒和Wade表明的,更不要說其他了 !


眼角餘光瞄了deadpool一眼,然後Peter就移不開眼了,Peter覺得他對著deadpool那個紅色的面罩可能是有些看呆了 。


“Spidey~說點什麼~嗯 ? 不要呆呆的看著哥,哥可是會以為你深深的喜歡上了哥哦~”


“…我是喜歡你啊…”


“ “…………” ”


當Peter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時已太遲了 。


“哇哦…”Wade好像也嚇呆了,是被他嚇呆了吧 ,好像不知怎麼回應他的樣子 。


“不 ! 我…! 我是說…像朋友…不,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求你當沒聽過吧 ! ”Peter趁著Wade發呆時溜走了 。


「[ ‘ 沒聽過 ? ! 怎麽可能 !!!’ ]」

~~~~~~~~~

*戰衣小姐 Karen,為小虫制服裡的AI,不用問,制造者為 Tony Stark

在這章裡,小虫表白了 !

但其實連他自己也還沒理清頭緒

而作者君本身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寫了

讓我們為小虫和賤賤加油吧!

手繪 很久沒畫東西 有點渣

可當魔法糖果2 的配圖

小虫繼續他的吃墨西哥卷餅大業

沒有留意到他的 Mr. Stark 眼中火光紅紅

只是吃吃吃~

【賤虫】魔法糖果(生子) 2


1.繁體字注意

2.OOC嚴重

3.本文涉及生子情節(雖然標題已有提及)

4.本文可算是RR賤x荷蘭虫

5.其他細節可看前文

那麽,以下正文 :

~~~~~~~~~

Peter在第二天醒來時很快便忘了這個夢,只隱約記得帶有青草味的微風 。


在此後,除了反派們會不時出來蹦達一下外并沒有什麼特別的事,生活還是照常的過 。


只是Peter有時會感覺上整個人有了種與別不同的感覺 。


要說的是,那就是如果現實中接受洗禮真的會使人重生,生命變得與別不同;那他現在就有類似的一種感覺了。


照說當他被蜘蛛咬後獲得能力是也是如洗禮後重生,但這是不同的,那是痛苦的,是在苦難中脫殼,是在火中行走,他可還記得那時高燒的感覺*,但現在的便是如沐浴在聖光下,得以被照耀,被看顧,被無償的帶領重見光明* 。


當然以上一切只是作者自己對文章的誇大修飾,Peter本人是並沒有太多深刻感受的 。


而且他也沒有真的又多了什麼能力,只是Peter無意中在連續多晚的不休息後發現了自己的精神頭居然沒有減弱很多,即使在夜巡後仍不覺疲累,所以感受了一下才覺得自己比往常多了些什麼不能形容的事物 。


有一刻他能想到的是生機勃發這幾個字,如同有一股特別的精神勁在身體裡流竄 。


但Peter本人只是覺得是自己的努力拼勁得到了回報,也是蜘蛛能力的微小提升 。


而且Peter也想說不定是他聽從Dr.Banner*的建議練習瑜伽的功效,不是說氣歸丹田,養生療效佳嗎?*


並沒有特別把這股特別的精神勁當是非自然現象,要說這世界不自然的多了去,他自身也已成為其中一份子,當然Peter認為的可是spiderman是可以獲得解答的科學的成果之一;而在他仔細的想過一篇自己有沒有又不小心被蜘蛛 、不明物咬及接觸或是與反派纏鬥的可能意外後,再一一排除,得出的是否定的答案後,又哪會再過於探究 ?


而對於以上↑心理活動如果讓deadpool知道的話,看Peter說了沒有過於探究,卻還是一一提出了假設又再排除,只能慨嘆一聲說不愧是出身於中城科技高中的科技宅男,而且居然還是一這麽認真的孩子 。


當然deaspool現在還是不知道他的親親spiderpool的真實身份便是Peter Parker,即使他本人的其中一個小小愛好便是有空時便跟蹤一下他的spidey 。


雖然spiderman已知道了deadpool的真實身份 。


Spiderman與Mr. Deadpool不時有來往,而且自從知道Mr. Deadpool有一個女兒後,可以說是加深了彼此的來往才是 。


他們的關係更緊密了些 。


所以其實現在spiderman可不會再叫deadpool作Mr. Deadpool了 。


他們從朋友上升到了一種可說是死黨的關係,不過他們也可以說是損友的一種吧 。


他們不時會在共聚天台虧對方幾嘴,再沒有初識時那麼客氣,當然不常有的也有他們少數是對付同樣敵人的時候,聯手虧的反派幾近失控 。


不過spiderman有了幾次的經驗,已比較懂什麼叫點到即止,可在這方面無論deadpool多有經驗還是管不住的,有deadpool的加強版嘴炮在,沒幾個人是能忍的,不過自己的鍋自己背,幾次都讓deadpool自己勉強解決了事件,情形雖不好看但通常都叫受控 。


但也因此,令Mr.Stark更不喜歡他和deadpool的來往了,
Mr . Stark認為deadpool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不定時炸彈,而且只會收錢辦事,是見錢眼開的無良僱傭兵 。


但Peter認為deadpool雖危險,卻不是一個壞人,他知道deadpool在難得幾次的和他對付同樣敵人的時候,為他擋下了來不及反應的攻擊──在不是出於任何任務成分的時候;spiderman相信deadpool有著其光輝偉大的一面 。


在經歷過初戀女友爸爸的事後,Peter知道有時某些事是不能一一斷言的,當然Peter還是不會放任不好的事在眼前被無視 。


更不要說deadpool他并不算是極惡之人了 。


而說回spiderman知道deadpool的身份,那就是在一次對付反派的意外 。


在那次意外中Peter無意知道了對方的真實面貌,或許就像deadpool本人自虧的一樣,就像是雜交的牛油果一樣,但Peter并沒有太介意,反而對Peter這種高中生來說,有種另類的帥氣在,簡直帥呆了 !


而且本身在他們還維持著天台客客氣氣的交情時,在一起食墨西哥雞肉卷 、熱狗時,Peter便見過deadpool的部分面容,那時已沒有太介意 。


Mr. Deadpool看上去有些不情願,但還是和他重新介紹了自己──Wade Winston Wilson ,而且還是一個加拿大人。


所以現在Petet會叫deadpool為Wade了 。


不過Peter還是沒有和deadpool,不,Wade正式介紹過自己,Peter對此有些介懷和掙扎,但還是有自己的顧慮在 。


對此,反而是Wade很放的開,說并不介意,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和spiderman做太刺激的事 。


Peter沒有管他說的渾話 。


只是對Wade無言中更多了一些信任,所以雖然Wade仍身為僱傭兵,而且有很多見不得光的事在做著,但Peter還是比較樂意親近deadpool的,什至在知道其某些任務太過火時阻止他接下或執行任務 。


而為此,Peter還跟蹤過deadpool,雖然很快便被拆穿了,小型蜘蛛跟蹤器很快便被發現了,但也使他正式和死侍的女兒Eleanor正式打過照面了 。


那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從她褐色的皮膚看來,她的母親應該是一個迷人的巧古力美人,只要想到這些,spiderman總是覺得有些不明覺厲的不爽快 。


但Peter覺得應該是因為他在嫉妒對方曾經的艷福,可以說Peter自己是有些偏好巧克力美人的 。


證據便是Peter可喜歡極了這小小的巧克力小美人 。


她十分的甜美可愛而且乖巧,有些讓人想像不出她是Wade的女兒,當然在之後的相處裡,Peter還是能看出這女孩和deadpool的相像之處的 。


她讓Peter充分體會了一種當哥哥的快樂 。


他們的交流十分愉快,正如Wade說過的,她十分的迷spiderman 。


所以Peter會在作為spiderman時有空閒時過來照顧一下這小姑娘,陪伴著她 。


畢竟作為她父親的Wade還有一個deadpool的身份在,而死侍總是在忙,加之各種不方便,小姑娘的身邊只有她的外婆和死侍的朋友 A I 在身邊*,而她們都各有各的不便 。


而spiderman可是大家的好鄰居,在看到這樣的小妹妹又怎能放著她不管呢?


小姑娘為此還超興奮的說願望實現了!


讓Peter知道了Wade說過的某些渾話還真的不是說說,小姑娘確實是想要一個像spiderman般的大哥哥 。


在此期間還發生過了一些另類的小插曲,詳細可以先不提,但也令Peter也知道了之前deadpool說的布偶是什麼布偶了 。


那時的窘境Peter可不想再提起 。


而不知不覺的,時間又飛快的過去了


當然如果deadpool在的話,那就只會說是因為作者想偷懶,不想寫太多罷了 。


但時間的確是在Peter無論是作為打擊罪惡的英雄spiderman,或是普通高中生 Peter Parker 時匆匆渡過了 。


Peter在打擊罪惡的同時也是一名中城科技高中的普通學生 。


也因此,讓我們的鏡頭轉一轉,不要只看Peter作為spiderman的生活 。


讓我們來看看Peter平時的日常吧,一個暫時沒有deadpo出場的時間 。

~~~~~~~~~

Peter近日有些煩惱,卻並不是為了spiderman的事情;照說他一個聰穎有加又普通而且又未成年的學生,在非spiderman時間時他應當是無憂無慮,不會有太多可以傷腦筋的事 ──除了要瞞著spiderman的身份外 。


可正因此,他才傷透腦筋,因他作為一個普通而未成年的高中生,即使聰穎有加,在法律規管下也并沒有除了零花外特別的資金來源不是?


即使是可以打零工,卻因為另一重沒可能放棄的身份而沒有可能實現 。


而且他雖有幸得到Mr . Stark的認同,但并沒有為此而去另求什麼援助 。


Aunt May 當然也沒有虧待他 。


可是近來,雖不想承認,但他確是缺錢了。


原因在於他的食費近日以倍數的形式在增長 。


他的精神是更好了,但同時的不知是否因此他的胃口也在大增  。


而不知是否和Wade走的近的關係以及口味這類的東西也可以傳染 。


他現在只要每天不吃一次墨西哥卷餅就會覺得渾身不自在 。


以前的他雖不討厭,但也不特別喜歡,他更愛的始終是戴瑪先生的三文治,而現在,墨西哥卷餅的排名卻直逼戴瑪先生的三文治了。


而且其實一天一次的,才不夠填滿Peter愈益有所需求的胃口了 。


簡直是到了墨西哥卷餅隨時吃,身邊總有一份傍身的地步 。


想著難道 deadpool 說的墨西哥卷餅是其生命能源的胡說話難道還真的可能有根據時 。


Peter手裡還拿著一份墨西哥卷餅呢 。


因為這,在他去新的復仇者基地時也在吃著墨西哥卷餅 。


而這令Mr . Stark可十分不爽快,他好像認為再過不久,不要說口味問題, deadpool 一定會連其他惡習也會傳染給他親愛的睡衣寶寶 。


但Peter只想說,Wade其實現在還沒他那麼常吃墨西哥卷餅呢!


可是想說Mr.Stark為此會更生氣就沒說了,只是又咬了一口手中的墨西哥卷餅 。


並沒有看到他的親親Mr. Stark 在看到他又在吃時,眼裡的紅紅火光 。


當然,Peter渾然不覺 。


也因此,他沒有留意到除了口味的改變外他身體深處更深層的變化 。


而他渾然故我的繼續他的吃吃吃日常 。


開始的,不只是墨西哥卷餅,只要是合他胃口的Peter都在吃吃吃,當然墨西哥卷餅是他現時的最愛,沒錯,排名又更新了。


演變的連 Aunt May 也留意到了,但她很高興的認為這是他發育的標示,認為他一定能長的高高的,說不定能突破 Parker 家的紀錄 。


而且就連他怪異的口味也找到了很好的理由 ──他的身體在經歷著變化,他在轉變,她明白的 ; 所以他的餐費總算增加了,Peter難得的為此高興了一輪──從前他會更擔心的是這會加重 Aunt May的負擔 ── 現在的他卻只為了能吃更飽而忽略了這些 。


倒是Ned對Peter驚人的食量有些吃驚,他是知道Peter是spiderman的秘密的,所以更為吃驚 。


因Peter在之前已擁有有蜘蛛力量階段時食量也只比普通人大一點,但現在卻是直接追上了Ned本人的食量,而且口味十分獨特,害的Ned都有些不想和Peter共進午餐了 。


但Ned還是樂於陪伴自己的好友的,他們可是超死黨,只是當Ned每每看到Peter豪不費力的把Ned自己都未必能吃光的食物全塞進他的胃裡,Ned就覺得恐怖 。


在這麽多人裡,可能只有Ned留意到了這隱隱透出的不尋常。


更不要說他看到Peter吃了這麽多的食物後仍然身形纖瘦,完全沒有一絲變的像他的可能 。


而在Peter吃下了第十隻布法羅之翼( Buffalo Wings )*之後,Ned還是忍不住說了句 : “兄弟,你知道嗎?你現在就像我那嬸嬸,我認識的人只有她才吃的像你那麼古怪……”


Peter吃著抬起了頭,有些含糊的說 : “…那你…你嬸嬸……一定和我很…拍…的來…”


“不…你們一點也不合,那是她懷孕時的口味 。” Ned搖了搖頭,可想像不出把身姿僑健的Peter Parker AKA Spiderman 本人和他那胖胖的 、卻比少女還要喜歡粉紅色,如同Umbridge*的真人版的嬸嬸放在一起會發生什麼 。


那想想就像是惡夢!


“我也就是隨便說說,但說真的,你現在就差嘔吐,和一個大肚子,而且不是女的,不然就像我嬸嬸懷了我那萬惡的表弟時一樣 。*”


Nex說著說著就突然雙眼發光 。


“說真的!你真的不會產卵嗎?!”


“…不!!我都說了多少次了!而且我是男孩!還有即使是蜘蛛,也沒有雄性產卵!”


Peter可是否定了這個假設很多次了 ,而且每次都十分強調蜘蛛這種節肢動物是不會由雄性產卵的 。


而他不知道的是,不久的將來,他會覺得如果世界上真有蜘蛛的雄性能產卵,那也不是多出奇的事了 。

~~~~~~~~~

*返校日並沒有細述小虫變異後的反應  此處自己私設

* Dr.Banner已很久沒出現了,在此文裡因忽略了時間軸的問題就讓他客串了,小虫也終於見到他了,個人覺得小虫應該會聽其建議,畢竟 Dr.Banner 在某些領域很有名 ,連在小虫課室裡也掛有他的大頭照,這裡私設小虫滿尊敬他的

*小虫把瑜伽 、氣功搞混了 雖然瑜伽對身體也很好

*賤賤的女兒只在漫畫裡有登場,但為了劇情,所以此文雖為RR賤,但仍配了漫畫裡的女兒給他,可當是混合設定 ; 所以此處照顧賤賤女兒的人與漫畫不同,私自更改為RR賤的室友 A I ,她為一盲婦

*布法羅之翼 Buffalo Wings : 口味有些…獨特,但還是有人十分喜歡

* Umbridge為哈利波特裡一不算討喜的角色

*私設了Ned的親屬